?北京鶴鳴堂醫藥有限責任公司

+


誠信  合規  專業  高效





HONEST LEGAL PROFESSIONAL EFFICIENT


新聞資訊

NEWS

全球原料藥供應透視,五類出口或迎短暫爆發期!
來源: | 作者:cznnyy | 發布時間: 2020-03-27 | 173 次瀏覽 | 分享到:
      當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有蔓延惡化之勢,這不可避免對我國原料藥的國際供求關系造成多方面的影響,其中既有積極的一面,也有消極的一面,或可助推我國部分原料藥出口出現一波爆發式增長。

一、原料藥供應透視
(一)中國:復工率普遍達七八成,供應相對穩定  
      我國新冠肺炎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各地復工復產都已如火如荼的開展,包括原料藥和上游化工中間體企業在內,復工率普遍達到七八成以上,國內物流也逐漸恢復正常,上游化工原料短缺明顯緩解,原料藥企業產能利用率逐漸提升,耽誤的外貿訂單陸續交付通關并運送。連湖北省企業復工率也達到一半左右,湖北省主產的原料藥品種?;撬?、甲硝唑、維生素B1等也在加緊生產中??梢哉f,我國原料藥企業的逐步復工復產將能夠保證對國際市場的穩定充足供應,這也是我國對于全球抗疫事業的有力支撐。3月6日,世衛組織也表達了對中國原料藥能夠持續供應的信心。根據美國藥典(USP)的標準品訂單數據,中國從2月中旬開始對USP標準品的需求逐漸恢復,這也間接表明我國原料藥生產已逐漸恢復。
(二)印度:限制13種原料藥及其制劑出口
      作為原料藥另一生產和出口大國,印度為保證在疫情期間優先保障國內供應,3月3日宣布限制包括撲熱息痛、替硝唑、紅霉素、克林霉素在內的13種原料藥及其制劑出口。不僅限制出口,印度企業甚至加大了向中國詢價和采購原料藥的力度,甚至連印度政府也開始幫助企業從中國采購原料藥,例如前不久印度政府包機從中國空運6噸原料藥給Cipla。印度限制部分原料藥出口必將造成全球供應緊張,這一舉動也引發了歐美客戶的不滿。近日美國已經向其藥企發出警告,提醒他們盡快尋找能夠替代印度的原料藥來源。
(三)歐洲:當地原料藥正常生產受疫情波及
       歐洲作為全球原料藥的重要生產基地,主要生產高附加值的專利藥原料藥及結構復雜的特色原料藥,供應當地和全球市場。為保障工藝的連續性和質量的穩定性,不少跨國企業在我國生產原研制劑所需的原料藥絕大多數來自歐洲,例如輝瑞的阿托伐他汀鈣、羅氏的嗎替麥考酚酯、施貴寶的鹽酸二甲雙胍和恩替卡韋、拜耳的阿卡波糖、羅氏的頭孢曲松等等,均是我從歐洲進口的主要原料藥品種。近期隨著歐洲疫情的快速蔓延,各國陸續采取封城、封鎖邊境等措施,工業企業的生產也受到了一定影響,歐洲當地原料藥的正常生產也難免受到波及。此外,受疫情影響,各國間航班大幅減少,船公司推遲或取消部分船次,陸路運輸檢疫和管制措施增加,導致國際物流受限,運力嚴重不足,原料藥運送時間延長,運費增加明顯,表現為原料藥供應緊張,價格上漲。

二、五類原料藥國際需求增大
      我國新冠肺炎防控的成功經驗獲得了全球普遍認可,我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也將提升相關藥品包括原料藥的國際市場需求,其他與肺炎防治直接相關藥品的需求也將增大,我國相關原料藥的出口或將迎來短暫的爆發期。
(一)抗病毒類原料藥
      我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直接推薦用于治療新冠肺炎的阿朵比爾、利托那韋、利巴韋林、磷酸氯喹,及近日科技部建議納入診療方案的法匹拉韋,其原料藥在我國均有企業生產(部分受專利等限制可能無法出口)。此外,還有一些抗病毒藥因用于治療流感、艾滋等,市場需求也會有所增長,如奧司他韋、達蘆那韋、阿昔洛韋等。2019年我國抗病毒類原料藥及中間體出口金額約6億美元,阿昔洛韋、拉米夫定等出口金額較大,利托那韋、利巴韋林、磷酸氯喹、達蘆那韋等出口潛力較大。
(二)抗生素類原料藥
      抗生素用于聯合治療新冠肺炎引發的細菌感染,預期未來用量也較大。我國是抗生素類(含化學合成的抗菌素)原料藥生產和出口大國,2019年出口額約40億美元,青霉素類、頭孢菌素類、大環內酯類、氯霉素類、硝唑類及廣譜抗菌素培南類等均是我國重要出口品種,在全球占據較大出口份額。由于印度限制了紅霉素、氯霉素、硝唑類原料藥出口,預計國際市場對我國抗生素原料藥的需求將有較大增長。
(三)解熱鎮痛類原料
      在以發燒為主要表現特征的新冠肺炎治療中,退燒藥是不可或缺的藥物。我國是撲熱息痛、布洛芬、安乃近等解熱鎮痛類原料藥的主要出口國,2019年出口額達到6.4億美元,此外還大量出口對氨基苯酚等相關中間體。不過,由于近日法國衛生總署表示布洛芬、甲芬那酸等非甾體抗炎藥可能有加重新冠肺炎病情的副作用,對相關藥物的需求可能產生一定抑制,而安乃近在歐美等市場早已禁止不用,預計國際市場對安全性較好的撲熱息痛的需求將出現較大增長。由于該原料藥及其中間體主要由中國生產,且印度已限制該原料藥出口,我國撲熱息痛出口預計將迎來一波顯著增長。
(四)四是維生素類原料藥
       維生素類物質被普遍認為能夠增強體質,在疫情期間其需求也可能增加。2019年我國維生素類原料藥出口額為27億美元,但出口均價下跌了21%。受歐洲疫情影響,德國巴斯夫、荷蘭帝斯曼、法國安迪蘇等國際維生素巨頭均有停產可能,國際市場相關維生素產品價格已普遍上漲。在經歷過去年的價格下滑后,我國維生素類原料藥的出口迎來了量價齊升的機遇期,企業利潤將重回合理水平。
(五)激素類原料藥
      在重癥患者治療中,糖皮質激素也有使用的可能性,如甲基潑尼松龍、氫化可的松、地塞米松等,相關原料藥的需求也有增加的可能。2019年我國激素類原料藥出口額達8.9億美元。

三、辯證看待原料藥出口機遇
      除了供求關系的變化,政策也在為原料藥外貿事業發展保駕護航。為貫徹落實關于穩住外貿基本盤的總體要求,商務部、海關總署、財政部等部委推出了多項利好舉措,促進企業復工復產,提供貿易融資便利,加強出口信保、出口退稅、法律援助等支持,提高通關效率,保障外貿的正常進行。3月17日,財政部下達《關于提高部分產品出口退稅率的公告》,明確于3月20日起提高1400余項產品的出口退稅率,其中包含原料藥產品135項,例如撲熱息痛、阿司匹林、布洛芬等解熱鎮痛類,巴比妥、佐匹克隆、芬太尼等精神類,磺胺嘧啶、新諾明等磺胺類,可的松、地塞米松等激素類均位列其中。但是,在把握好這次機遇、利用好相關扶持政策的同時,我國原料藥企業應辯證看待疫情對出口的作用,立足于自身優勢,從行業大局出發,維護我國原料藥行業競爭優勢和國際地位。
(一)避免惡性競爭
      2019年,我國有1.2萬家企業經營原料藥出口業務,出口企業數量近年來一直在持續增加中。疫情引發的部分原料藥需求增大和政府出臺的穩外貿優惠政策會吸引更多企業關注國際市場。企業應做好市場需求和競爭態勢分析,在國際競爭中保持合理利潤,避免同質化惡性競爭,以防傷害產業、傷害市場。
(二)注意市場風險
       隨著國外疫情蔓延,國外客戶因疫情拒收貨物或不清關、因在家辦公而無法付匯或拒付貨款的風險加大,客戶可能引用“不可抗力”的法律規定或合同條款進行解釋。企業應做好風險評估、客戶溝通等前期工作,對于新客戶新訂單應注意防范風險。
(三)避免短期行為
      疫情蔓延時間難以預測,市場需求增長也是暫時的,企業應避免因當前需求增加追求短期效益而盲目啟動新建生產線、新增注冊認證等臨時性項目,否則一旦未來競爭者重新進入市場,短期的投入很可能尚未見到成效就面臨失去市場的局面。出口漲價也應適度,切勿囤積貨源惡性漲價傷害市場。
(四)做好長遠打算
       3月19日,美國國會議員提出法案限制中國原料藥進口,賽諾菲宣布打造全球第二大原料藥公司并進行商業化運作,印度也為國內原料藥發展提供各種扶持……凡此種種,均表明各國正致力于原料藥供應“去中國化”,疫情或將推動全球原料藥產業結構發生調整,引發全球藥品供應鏈重塑,中國未來在國際原料藥市場的地位有下降的可能。企業應積極爭取長期訂單,做好資本積累、產品拓展和技術更新,為未來新的國際競爭局面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