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鶴鳴堂醫藥有限責任公司

+


誠信  合規  專業  高效





HONEST LEGAL PROFESSIONAL EFFICIENT


新聞資訊

NEWS

轉載:不缺藥,缺的是“同情用藥”!
來源: | 作者:cznnyy | 發布時間: 2020-03-16 | 161 次瀏覽 | 分享到:

      作為一種還在臨床試驗階段的新藥,瑞德西韋還不能在臨床中廣泛使用,但是同情用藥制度(compassionate use permission)允許在無藥可用的情況下,對患者由于病情嚴重,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的情況下,可以死馬當活馬醫的使用瑞德西韋作為救命措施。這也是在1月下旬第一例美國患者(輸入性病例)使用瑞德西韋的起因,也恰恰是這一例患者讓大家看到了針對新冠病毒肺炎嚴重患者救治的希望,直接導致2月初在中國開展瑞德西韋大規模的臨床三期雙盲試驗的立項,注意僅僅是臨床雙盲試驗,并未提及是否開展臨床同情用藥。

      隨后還有一例武漢返美的華人患者(輸入性病例)也得到了瑞德西韋的同情用藥治療,也得到了良好的效果,讓大家對瑞德西韋針對新冠病毒的療效燃起了極大的熱情,這不,著名的科學雜志又報道了第三例,但同時也是美國首例社區感染病例患者,在病情危重階段接受瑞德西韋同情用藥的治療情況。
      
2月下旬,全美出現首例社區感染患者。這例患者以為自己得了流感,在北加州Solano County 的一家小型醫院接受治療,但當時因為不符合測試標準(無旅游史),沒有第一時間接受新冠肺炎檢測。很快,她的情況急轉直下,臨床經驗豐富的醫生基本判斷她應該是新冠肺炎。三天以后,她被確診,但病情已經相當嚴重,并在同一天轉院至加州大學戴維斯醫療中心(這個中心筆者曾經親自參觀交流過),接受更全面的隔離治療。當她轉院的時候,已經插管。醫護人員一度認為,這例病患可能救不活了。然而,事情卻有了轉機!
      
226日,加州大學戴維斯醫學中心(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Medical Center)在薩克拉門托(Sacramento)的醫院對外證實:該中心收治了一名已經住院一周的重癥新冠肺炎患者。這名患者的情況受到外界極大關注。幸運的是,與此同時,加州大學戴維斯醫學中心的醫生,獲得了瑞德西偉(還在臨床試驗)的使用權。在使用藥物瑞德西韋僅一天以后,病患情況好轉。當時負責病患治療的喬治. 湯普森醫生表示,從確診到治療,大約36小時,這是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被緊急批準的研究性藥物。醫療組討論認為患者緊急到了必須使用ECMO, 但后來,病患狀況好轉了沒有用上。對于同情用藥,在用藥之前,醫師需要測試確?;颊咦陨聿⑽醋杂?,無法自愈,當我們使用藥物注射后的的第二天,重癥患者情況就持續好轉,這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結果。
      
這無疑是給如今恐慌的大眾一大好消息。實際上關于同情用藥的好消息還不止是美國的這一個個孤例,從日本和意大利也都傳出來成批的重癥患者在獲得瑞德西韋的同情用藥后的好消息,一起來看一下:根據《華爾街日報》昨天313日的報道,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心肺與血液研究所的醫學專家Richard Childs216日到達日本協助處理鉆石公主號上的美國感染者,經過X光檢查、實驗室結果和醫學史篩查后,其中14名美國患者被挑出來接受瑞德西韋的治療,這14名患者病情危重,年齡偏大,平均年齡75歲,還有3名日本患者也滿足條件。隨后所有17名患者參與臨床試驗,連續十天,每天靜脈注射1支瑞德西韋,第一天劑量加倍。當時看起來,不少的患者都會扛不過去,但是用了瑞德西韋之后,兩周之后,所有參與臨床試驗的患者沒有人死去,而且一大半人都恢復了健康?,F在17名患者中只有5名處于重癥過程中,對此,Childs認為:感覺藥物肯定有療效,但很難去證明。
      
在疫情極為嚴重的意大利,也爆出來有重癥患者使用瑞德西韋救治,產生了顯著療效:根據意大利當地媒體Abruzzolive.tv的報道,意大利Chieti市的一家醫院,正在將一款中國生產的實驗性藥品用于治療住院的新冠肺炎重癥患者,效果非常顯著,報道說9名參加測試的患者病情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轉,現在已經轉危為安了。
      
這里特別有意思的現象是,雖然用的也是瑞德西韋,但是不是吉利的公司生產的,而是中國浙江華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供臨床研究用的注射用瑞德西韋,包裝盒上的標注適應癥就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每瓶100mg的規格。是不是很神奇?不過不管怎么說,都是瑞德西韋在發揮作用。 
      
其實拋開藥物的療效因素,我們發現要想在危機時刻用上瑞德西韋,必須要有同情用藥制度來支撐,否則臨床醫生也不敢使用,畢竟有違法的嫌疑,同時即使有了同情用藥制度,也要臨床的醫院和醫生手里有瑞德西韋的藥品可以使用,才可以在緊急時刻用得上,武漢病毒肆虐的時候,大量患者,特別是重癥患者離世,很多人也在質問,特別是當出現大量醫生感染病故的時候,大家都在問瑞德西韋在哪里?
      
也許從上面美國、日本、意大利等國家使用瑞德西韋的實踐中,可以發現,臨床一線要用上藥,第一要有藥,第二要有同情用藥制度,第三還要把藥發到一線手邊,一線才有可能在臨床搶救中使用瑞德西韋,只是這些條件我們在武漢的醫院都可以做到么?別忘了,還有很多人在在嚴厲譴責這是臨床研究用藥,這樣做是把患者當小白鼠,是不能再雙盲試驗未結束的時候使用的。其實他們是把同情用藥和大規模臨床用藥混淆了,武漢至今新冠病毒患者離世的有3000多位了,也不知道有多少是同情用藥無效后去世的,不過至今似乎一例同情用藥的報道也沒有看到,更不要說使用瑞德西韋同情用藥開展治療了!
      
不缺藥,缺同情,缺同情用藥,這大概就是現實。